位置:主页 > 大国博弈 >

俄乌冲突与大国博弈

编辑:大魔王 2019-01-19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例如,2003年9月,俄罗斯在未得乌克兰允许的情况下,修建了一条通向图兹拉(位于刻赤海峡中部)的堤道,这场“图兹拉冲突”最终以乌克兰时任总统库奇马与俄总统普京握手言和而收场。同年12月,亚速海协议正式签署,并于第二年批准,为两国共同和平使用亚速海奠定基础。

  克里米亚危机也令亚速海之争更为尖锐化。乌克兰方面统计显示,今年4月底至7月初,俄罗斯边防局无故并检查93艘准备经由刻赤海峡前往乌克兰亚速海港口的船只。而在俄方今年5月开通跨越刻赤海峡的大桥之后,乌克兰的日子更不好过。《纽约时报》认为,这座被俄罗斯人称作“普京之桥”的设施是俄罗斯加强对克里米亚主权掌控的抓手。11月25日发生的事件证明,大桥的战略用途在于,俄罗斯只需将一艘货船锚定在桥下,就可以海峡,从而把亚速海变成自己的内海。“此次对峙事件的起点是乌克兰不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并入。”复旦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冯玉军指出,“乌克兰担心随着时间推移,国际社会将淡忘基辅的领土主张,因此一方面通过航行宣示对克里米亚的主权,另一方面炒热事件引起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最好是说动追加对俄新制裁。”

  对美国而言,追求绝对地缘优势地位,防止欧亚地区出现可能在未来挑战美国的力量中心,在全球秩序和地区秩序构建过程中巩固美国的领导地位是其主要考量。乌克兰危机为美国布局欧亚地缘提供了难得机遇,许多证明美国与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和逐步升级有密切关系。危机爆发后,美国牵头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制裁的范围和强度不断增加。在安全问题上,美国趁势提高了北约在欧洲地区安全领域的地位,加大对俄罗斯的战略挤压,也借机敲打欧盟。

  亚速海协议这样写道:“乌克兰和俄罗斯联邦这两个历史上亲如兄弟的国家,将亚速海和刻赤海峡定义为对两国都具有重要经济意义的地区。”协议上述地区为两国共同领海,两事和商业船只可通行。

  整体而言,乌克兰危机使俄罗斯与美欧国家的战略信任降到了冷战后的最低水平,围绕乌克兰危机而进行的大国地缘博弈空前激烈。时至今日,乌克兰危机爆发已经4年有余,但国际社会仍未找到根本解决危机的有效途径。如果各方不保持战略克制,乌克兰危机前景将难以预测,从而增加欧洲地缘的不确定性。

  2014年的克里米亚事件,彻底撕裂了这对斯拉夫兄弟日益摇摆不定的情谊。就像莫斯科卡内基研究中心主任特列宁说的——克里米亚危机之后,俄乌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

  俄罗斯扼守住半岛与俄罗斯之间的刻赤海峡(它是连接亚速海和黑海的航运通道),将海峡周边区域视作俄罗斯领海。但乌克兰以及国家并不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主权,仍把这条航运通道视为乌克兰的领海。

  虽然乌克兰反对克里米亚,美欧等国也不承认这一领土变更行为,并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但随着克里米亚以联邦主体入俄,俄罗斯加强了对克里米亚的控制和投入,为克里米亚的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大国博弈

  那一年,乌克兰召回了驻俄大使,随后又俄罗斯新任命的驻乌大使上任。两国的贸易额由交恶前的185亿美元降至目前的100亿美元左右。在乌克兰东部分离的顿巴斯地区,乌克兰士兵与亲俄之间的冲突持续了近5个年头,造成1万多人死亡。在乌克兰中,逢俄必反成为一种正确,该国一位副今年呼吁乌克兰不要去俄罗斯看世界杯。基辅本来还想在电视上抵制世界杯,但尴尬的是乌克兰国际已购买转播权……

  此次军舰对峙事件,归根结底是俄乌双方对于克里米亚归属问题的不同立场所致。2013年1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克里米亚于2014年3月16日举行全民,超过95%的投票人赞成加入俄罗斯。3月18日,俄罗斯与克里米亚签署入俄协议,改变了冷战后的欧洲版图,并引发了俄罗斯与美欧等国的地缘博弈。乌克兰危机由此成为影响欧洲地缘格局乃至重塑欧洲秩序的重大国际事件,后续效应影响深远。

  11月25日,乌克兰海军3艘舰只在驶往刻赤海峡途中遭俄方拦截和,其间发生交火。俄方称乌方海军船只未经俄方许可驶入俄方领海,是在该地区制造冲突局势的“挑衅行动”;乌克兰则指认俄方舰艇故意撞船并开火伤人,构成军事侵略。

  2018年5月15日,横跨刻赤海峡、被称为俄罗斯“世纪工程”的克里米亚大桥建成通车,克里米亚半岛不仅与俄罗斯本土联结在一起,也“切断”了乌克兰亚速海沿海的港口和城市与黑海的联系。原本由乌克兰与俄罗斯共有的亚速海变成了俄罗斯军事力量控制的“内海”,为俄乌刻赤海峡通行冲突埋下了伏笔。

  一脸愠色的波罗申科站在台上,挥舞着一捆文件,文件中是有关俄罗斯准备对乌克兰发动地面进攻的情报……11月26日,这位乌克兰总统面朝议会,用满满一叠“俄罗斯”对俄乌亚速海对峙事件做出回应,也给俄乌“清单”添上新的一笔。

  对欧盟而言,乌克兰危机扩大了欧盟的地缘影响力,通过“东部伙伴关系”计划,加强了与乌克兰的联系,将其纳入了自身影响范围,获得了广阔的地缘战略空间。然而,随着危机的持续,乌克兰危机对欧盟的负面效应开始。一方面,危机使欧盟陷入与俄罗斯的正面地缘对抗中,代价巨大。另一方面,在欧洲的地缘博弈中,欧盟严重依赖美国和北约,在对俄关系中受制于美,欧洲的安全与稳定面临严峻的。

  

大国博弈

  

大国博弈

  事实上,俄乌围绕刻赤海峡通行问题的争端由来已久。回顾历史,会发现苏联解体以来俄乌围绕亚速海的管辖权多有争执,双方围绕划界问题的磋商会议也没少开。只不过在克里米亚危机爆发前,领海之争并不显性而已。

  乌克兰危机对于俄罗斯与美欧等国的地缘博弈影响深刻,是冷战后俄罗斯与国家的直接较量,卷入国家数目之多、博弈程度之烈、影响之远在冷战后欧洲地缘中实属罕见。

  围绕克里米亚问题,俄乌再起冲突,这不仅是乌克兰危机后续效应的持续影响,而且由于乌克兰危机牵扯各方神经,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大国间的博弈,凸显了地缘的复杂性。

  对俄罗斯来说,乌克兰危机期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俄罗斯彻底解决了驻军克里米亚和控制黑海的战略问题,但代价巨大。一方面,美欧经济制裁使俄罗斯空前孤立,外交压力巨大。另一方面,克里米亚入俄为北约在中东欧乃至乌克兰部署军事力量提供了借口,俄罗斯安全形势更加严峻。此外,独联体始终是俄罗斯外交的优先方向,乌克兰危机对俄罗斯的独联体政策构成挑战。

  在冯玉军看来,克里米亚危机爆发近5年后,俄乌关系一下行,乌克兰已经在、安全、人文等方面与俄罗斯全面切割。上,波罗申科宣布终止两国于1997年签署的《乌俄两国友好合作伙伴关系条约》。经济上,乌克兰庆祝停止从俄进口天然气的活动,并称改从欧洲进口天然气预示着彻底从经济和上摆脱北方邻居的影响。文化上,乌克兰宣布脱离俄罗斯牧首,谋求自主地位。

  但随着克里米亚入俄和克里米亚大桥建成通车,天平在向俄罗斯一方倾斜,俄罗斯不必绕道乌克兰东部地区进入克里米亚,而乌克兰船只通行刻赤海峡则要受到俄罗斯的制约。